2016偉星毅行,新電同行

毅行者,堅毅行走之意也。濫觴自香江,蕪湖依山水之勢,于青弋江畔光其華彩。 曾子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”,于蕪湖毅行,此言得之甚矣。



農歷丙申年四月之望,蕪湖首屆百里毅行自偉星公園大道一號足球場始,如約啟程。是日,天不作美,陰雨綿綿。然氣清風爽,群雄畢至,浩浩蕩蕩近五千人馬,五彩雨衣匯成長龍。出公園大道,經方特四期,過中心廣場,而后穿行大閘、新勝、林村、大村,上清水河大橋,沿青弋江,涉海南渡,終回起點。



此間平順坦途有之,泥淖困境有之,凄風苦雨有之,天色短晴有之,繁華市井有之,荒村僻壤有之,起自青天白晝,終于暮色四合。此番種種,恰如人生命途之順意失落。然,誠如荀子所言,鍥而舍之,朽木不折;鍥而不舍,金石可鏤?;筒?,終達百里。上下求索,何懼路途漫漫而修遠。



蕪湖毅行,新電同行。新電有女名婷,洵美且異,初看弱柳扶風,實則女中丈夫。獨行踽踽,載歌載行,至百里地竟舉重若輕。詢之,方知其風寒襲體,足部帶傷,然深知天將降大任于斯人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故咬緊牙關,直至終點。始知世間路多崎嶇,境多艱險,成事者看似怡然自得,謀大事如烹小鮮,背后嘔心瀝血、百舍重繭,幾無人知。




又有一人,行至十數公里,便筋疲力倦,繳械投降??此莆薹綣強裳?,然此人卻行此生最長路途,盡最大氣力。如王安石游褒禪山時所言,“盡吾志而不能至者,可以無悔矣?!庇鐘腥宄扇?,同進退者。隊旗飄飄,語笑堤岸。毅行之要,在堅毅,在患難,在意氣,在互助。


毅行事雖小,然路途中無盡風物所教我輩,或乘風破浪指點江山,或中流擊水浪遏飛舟,或寵辱不驚去留從容。毅行之感,共勉矣。